新风尚的人物纪念馆----钱学森图书馆 阅读 899
北京惊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发表于 2018-05-16 21:44:56

新风尚的人物纪念馆

                                                ----钱学森图书馆的设计    郝惊雷 

钱学森图书馆是国内唯一 一个国家级的科学家纪念馆,是一个具有时代新风尚的文化场馆。

钱学森图书馆的设计方案体现了一代科学大师的辉煌人生与现代艺术的碰撞。开馆至今,从中央领导设计与建造的水平非常高的高度评价到社会各界积极的观后反响。足以说明新观念、新风尚的文化场馆是新时代的呼唤!

回顾设计之初,如何打造一个符合时代特点、符合人物特性的展览,是当时首先思考的问题。一个展览要求新、求异、与时俱进,仅仅靠局部“点”的创意拼合是不够的,必须要打破固有的观念模式、方法模式和衡量标准,才能改变大同小异的套路式现状。设计方案要追求在宏观层面上的理念突破尤为重要,力求打造出一个有着唯一性身份特征的方案。

设计方案,以科学、严谨、冷静”的科学家特点为宗旨,注重场馆气质的塑造。使其与今天中国迅速发展的新时代气息相匹配。纯净、现代的空间效果,符合国际化的发展趋势和审美趋向。展厅通体采用白色,结合明亮的漫射光设计,给人高洁、明快的现代感,这大大的区别于以往国内纪念馆展厅暗环境的格调处理。空间化、序列化大幅照片的用法,更区别于以往纪念馆被动罗列图片和一味复原场景的老式手法,同时我们还非常注意图版和展柜的构成关系,将空间、版面、展柜经过系统性的设计,严谨的咬合起来,形成完美的空间构成关系。

11.jpg

如图,富有朝气和现代感的形式设计不仅符合当下的文化审美潮流,更符合钱学森作为当代科学家的特点和具有高洁品质的人格特点。

本案的形成过程是一次将艺术设计与系统性思维相结合的实践。大到建筑的系统工程端口,小到展板中繁多的内容之间,整体按照一个视觉的大系统来统一规划设计,保证空间整齐划一的纯净感。

22.jpg

如图:所示,顶部空调、风口、灯具、烟感等设备都过肌理化的设计在视觉上消隐掉了。        

以往展览设计中由于内容的调整与设计、施工流程之间的矛盾,很难做到将图版、展柜、文字完美的契合。本次设计在最初阶段就应用系统的思维组织工作,将形式设计与内容策划捏合在一起进行统一考虑。减少以往从建筑空间到装饰设计再到内容排布的多层视觉关系,去除琐碎装饰的多余层次,由图片、文字、等内容直接形式化构成空间,展示效果纯粹、内容突出。

设计中新技术手段与空间形态相匹配,以大装置艺术的手法回避技术设备本身的视觉存在感,隐化技术设备,尽量使影像与空间语言形成整体。

33.jpg

如图:所示,就是利用空间结合数字影像技术的形式设计,观众在参观中看到的是一个充满新鲜感的设计,而不是一个司空见惯的显示屏或投影幕,这里不是“科技产品的展示场”。

在空间的整体布局中,让建筑空间的优势得到最大发挥。整个建筑空间呈现“大”“小”反差较大的特点,这也正是空间优势所在,使展览有条件作出“大起伏”“大对比”的节奏调节。序厅与圆厅部分是展示空间中两个较大的空间单元,这里也恰恰是展览中最为重要的展示环节。因此,这两个部份分别以“静”和“动”两种不同状态的震撼方式进行设计,序厅是靠数量和尺度的静态方式带来震撼,而中厅是以超大尺度的动态画面来震撼。再通过小而精的其它展厅进行舒缓调节,最终达到一个具有较强节奏感的展线设计。

   



进入展馆大门,一个极具象征性和震撼性的现代主义雕塑----“升腾的智慧”冲入视野,瞬间点燃观众的参观情绪。      

      44.jpg

   

序厅的设计基于国内人物纪念馆常用的雕塑、绘画等叙述性手法,本案设计大胆尝试了以抽象手法演绎展览主题的方式。人物纪念馆更多是对人精神”的传承,是对“魂的颂扬。序厅部分不适合讲述具体内容,而是要做一个有高度概括性的形式语言,那么与其这样,不如我们直接采用抽象手法,提取人物内在的灵魂特质,物化成形式语言,会更直接有力的表达主题。观众也会获得更多的想象空间。如果说以往纪念馆采用浮雕或壁画的方式是以具体故事情节为依据的“叙事性”手法,是理性的严肃。那么钱学森图书馆序厅抽象化的手法就是“抒情式”的,是感性的活泼。对比传统手法这更有助于对人物内在灵魂的概括和升华。突破人物雕像或利用导弹、卫星等具像符号的浮雕带给观众认识上的局限。钱学森是大科学家,不同于一般的工程师,因此,某些具体的科技符号并不合适。“智慧”才是对钱学森相对准确的一个概括。而手稿正是智慧和思维最直接的物质表达。是无形智慧世界的物质载体。“升腾的智慧”以红色、放射、裂变、升腾着的巨量手稿充满空间,如同升腾的蘑菇云直冲云霄,又如熊熊燃烧的火炬点亮苍穹。4015手稿,喻示着钱学森从1955年回国到1966年首次成功进行两弹结合试验的4015个日夜;整体高度9.8米,寓意钱学森98年的辉煌人生。一个艺术化的形式语言作为钱学森一生的写照,为观众呈现出一个高度概括的序厅。

展厅的设计追求开放式的空间效果,展厅与公共空间相互融通,保持统一的现代风格,展览是一个连续的空间艺术,设计时不应该只考虑局部本身的形式,更要注重两个空间单元之间的视觉转换关系,每个部分的设计在统一的风格中寻找能烘托主题的形式效果,使形式感与内容主题完美结合在一起。

55.jpg

 

圆厅部分则是展览中的一大亮点,大空间、大尺度的优势,已经成为整个展览的高潮部分。另外,这里为了增加观众对钱学森在两弹结合中伟大贡献的了解,设计制作了巨幅影片与导弹实物相结合,为整个空间做了一套大型的视觉盛宴,使人物的历史贡献以震撼的效果演绎出来。观众被带入历史,在整个圆厅形成共鸣,久久不能散去。演播完成之后,同样大尺度的窗帘徐徐升起,明亮的自然光照进展厅,窗外车水马龙的都市胜景映入眼帘。此刻,相信每一个观众都会为今天祥和的生活,而感到那一历史瞬间的伟大。观众沿圆厅坡道走到地下一层参观巨幅油画,

66.jpg

不管是上面的视频还是下面的巨幅油画,都十分注重与建筑的结合关系。与建筑有机的咬合起来,成为建筑空间的视觉延伸。

钱学森的科技前沿的代表性成果展示,理论性较强甚至由于深奥使普通观众会略感枯燥。因此,设计追求神秘性和趣味性的形式设计,让观众参观就像是一次科学探索之旅。增加探寻和破解奥秘的体验感,调动观众参观情绪。方案创意以精深之至,金石为开的视觉形式做为展区构思。打破四平八稳的纪念馆展厅的一贯做法,由三角和斜线构成空间,空间中几个“切开”的三角体块看上去犹如裂开的“金石,科学之光从裂缝迸射出来。

77.jpg

观众置身抽象的展厅就像置身一个抽象的科学世界一样,一个个科学的“秘密”正等待着观众去探知。

立体的图片展示手法,将图片变成一种空间构成语言,穿插构成起来的厚重体块给人以肩负重任、民族栋梁”的视觉感,与主题相呼应。展厅上面是通过巨型图片连续、递进的方式交代历史的背景,下面对应历史背景展示具体内容。

 88.jpg

钱学森从幼年的成长到晚年铸就学术高峰的人生过程。设计上强调“道”的概念,以线性空间来布局,分为上下两个空间部分,上面是一幅浪漫主义色彩的人生长卷,是一首生命之歌,更是一种穿越时空的记忆和缅怀。

99.jpg

长卷里汇聚着钱学森从幼年到晚年不断前进成长的点点滴滴。下面展墙展柜展示具体内容。“虚”与“实”相结合,引领观众在记忆与现实平行推进的空间中参观展览,参观展览就像一次漫游钱学森的人生轨迹,领略大师的成才之道。最终打开一扇智慧之门,这是通往学术高峰大门。穿过智慧之门来到一个浩如烟海的书籍、书信、论文、手稿的展示区域。无穷无尽的书海也象征着钱学森那广阔无垠的智慧世界,以及永无止境的学习之路。

 

最后,当观众满怀深情要离开展厅的时候,一封穿越时空的信笺飘落在展厅中央,形式上与序厅首尾呼应。

10.jpg

同样熟悉的稿纸、同样熟悉的笔迹,在动态的书写着那句话----“我将竭尽努力,和中国人民一道建设自己的国家,使我的同胞能过上有尊严的幸福生活”

稿纸伴随了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一生,也伴随着观众穿越了整个展览。这页稿纸上的内容最终将化作时代精神,指引着今天的人们。或许建设钱学森图书馆的另一个伟大的意义就在于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