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五粮液”探访文人心中的酒文化圣地 阅读 431
博展联盟 发表于 2021-08-30 13:53:38

“考古五粮液”探访文人心中的酒文化圣地


    “酒是远古人类重要的发明,

    它对文明的进步来说每一步都起到重要的作用,他有一种激励作用,包括人们的英雄主义、

    创新精神、开放胸怀,包括友情、亲情,

    还有一些气贯千古的豪迈诗歌,

    很多都是在酒的激励下而产生的。”

——王子今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

中国秦汉史研究会顾问

    宜宾被酒香浸润了四千余年。无论是从考古出土的大量酒器酒具、汉代画像砖中的宴饮场景,亦或是诗圣杜甫、陆游、范成大等文豪的赋诗盛赞,皆可看出,宜宾酒业自古以来都兴盛繁荣。

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僰卣”铭文中有“王饮西宫”四字,意味着远在西周,僰地(今宜宾)的美酒已经是西周王室的贡品。

汉代 “百饮戏宴图”画像砖拓片

杜甫赴宴东楼

    诗圣杜甫曾在宜宾东楼(现东楼街)赴宴,饮得美酒,赋诗“重碧拈春酒,轻红擘荔枝”称赞,重碧酒正是五粮液的雏形。

    这里家家擅酿、家家擅饮,酿酒业的兴盛发达,不仅使宜宾得誉“酒都”之名,更是在中国酒文化发展史中留下了无限荣光。

    “考古五粮液”研究项目离不开对宜宾酒文化遗存的探访,其中“流杯池”对宜宾乃至中国酒文化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宜宾流杯池所在涪翁谷平面测绘图(采自《中国园林》2017年第8期)

    流杯池兴建于北宋时期,是宜宾重要的酒文化遗迹。清嘉靖《宜宾县志》把流杯池列为宜宾八景之一。清光绪年间再度修建,增设两座二柱式石坊,基本形成了今日流杯池的格局。新中国成立后,流杯池及周边区域被辟为流杯池公园。

 提到流杯池,就不得不提到它颇具传奇色彩的修建者——北宋文坛宗师黄庭坚。

    公元1098年,北宋著名文学家黄庭坚时任涪州别驾,居戎州(今宜宾)。

    在寓居宜宾的二年又七个月中作诗词近百,诗词中很多直接吟咏戎州美酒,可谓遍尝宜宾美酒,诗中对当时的“姚子雪曲”“荔枝绿”“玉醴”“春泉”等诸多名酒都进行了生动描写,姚子雪曲亦是名酒五粮液的前身。

    在《蜀中广记》中对黄庭坚寓居期间的描述是“自号为涪翁,放浪山水之间,初不知有迁谪困穷之意”。正是在这种超脱潇洒的心境下,黄庭坚在城北开凿巨石,效仿王羲之兰亭集会,修建流杯池,邀文人雅士在此曲水流觞、赋诗会饮,成为了戎州的雅集典范。

    曲水流觞:是中国古代汉族民间的一种传统习俗,后来发展成为文人墨客诗酒唱酬的一种雅事。夏历的三月上巳日人们举行祓禊(fúxì)仪式之后,大家坐在河渠两旁,在上流放置酒杯,酒杯顺流而下,停在谁的面前,谁就取杯饮酒,意为除去灾祸不吉。

    黄庭坚甚至自己都不会想到,流杯池的兴建,竟为戎州的酒文化发展带来了颇为深远的影响。

    据《马湖府志》记载:“相引百十为群,击铜鼓歌舞饮酒,穷昼夜以为乐。”在宋代早期“癫饮狂歌”是戎州的酒风特点,流杯池的“曲水流觞”将诗酒文化的融合,激发了宜宾佳酿持续发展的生命活力,使其由癫饮狂歌逐渐向浅酌低唱的雅、礼、诗方向转变,开辟了延续数百年的雅酌之风。

    可以说,正是流杯池边那些诗酒酬唱的文豪墨客,将宜宾酒文化推向了更高的境界。

“南极老人无量寿佛”石刻

据《宜宾县志》记载称其为黄庭坚真迹

    后世文人缅怀黄庭坚,常来流杯池聚饮赋诗,因而留下了流杯池附近摩崖上大量的石刻题记。现存石刻题记约有130幅,内容丰富,大致可分为游记类、诗词类及题字类,是研究宜宾历史演变及文化传承的重要材料。

采自《流杯池遗存研究》

    流杯池题刻时间跨度长,内容丰富,可以看到直至清代石刻中仍有“流杯”活动时创作的诗词和题记如“至今赏玩游人过,犹慕苏黄旧日音”等。

    数百年时光流转,流杯池题刻载满了诗人们因酒而迸发的智慧与灵光,对研究宜宾酒文化发展有重要价值。

    2019年“流杯池及石刻题记”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在“考古五粮液”研究项目对酒文化圣地的探访过程中,让我们再一次回眸历史上的经典雅集——“曲水流觞”,感受落星石下笔舞银蛇的文脉悠长,重温那段中华酒史中的诗酒风华。

0
留言讨论

谈谈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广告位招商